• 2016-05-09猎手

    猎手,作者:贾平凹。从太白山的北麓往上,越上树木越密越高,上到山的中腰再往上,树木则越稀越矮。待到大稀大矮的境界,繁衍着狼的族类,也居住了一户猎狼的人家。这猎手粗...

  • 2016-03-08笑口常开

    笑口常开,作者:贾平凹。著作得以出版,殷切切送某人一册,扉页上恭正题写:“赠xxx先生存正。”一月过罢,偶尔去废旧书报收购店见到此册,遂折价买回,于扉页上那条题款...

  • 2016-03-08延安街市记

    延安街市记,作者:贾平凹。街市在城东关,窄窄的,那么一条南低北高的漫坡儿上;说是街市,其实就是河堤,一个极不讲究的地方。延河在这里掉头向东去了,街市也便弯成个弓样...

  • 2016-03-08制造声音

    制造声音,作者:贾平凹。我去采访这个州刚刚离休的专员。采访结束后我们坐在客厅喝茶,他却放了一段录音问我听到什么,我说是风里的树声。是树声,他说,你听得懂这树声吗?...

  • 2016-03-08闲人

    闲人,作者:贾平凹。不知从什么时候起,社会上有了闲人。闲人总是笑笑的。“喂,哥们 彼一跳一跃地迈雀步过来了,还趿着鞋,光身子穿一件褂子,也不扣,或者是正儿八经的西...

  • 2016-03-08乡党王盛华

    乡党王盛华,作者:贾平凹。因为是乡党,那年我回商州采风时盛华陪着去寺耳。寺耳是深山僻地,一连吃罢四天十二顿的老陈浆水面,肚子都呼噜呼噜打雷。我骂盛华弄不来好吃的。...

  • 2016-03-08丑石

    丑石,作者:贾平凹。我常常遗憾我家门前的那块丑石呢:它黑黝黝地卧在那里,牛似的模样;谁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留在这里的,谁也不去理会它。只是麦收时节,门前摊了麦子,奶...

  • 2016-03-08我是农民—乡下五年记忆

    我是农民—乡下五年记忆,作者:贾平凹。——乡下五年记忆贾平凹读了不到两年的初中,学校便放了长假。我被划为了1967的初中毕业生,那时我才14岁,瘦瘦的脖子上顶着一个大脑...

  • 2016-03-08拓片闲记

    拓片闲记,作者:贾平凹。安康友人三次送我八幅魏晋画像砖拓片,最喜其中二幅,特购大小两个镜框装置,挂在书屋。一幅五寸见方,右边及右下角已残,庆幸画像完整,是一匹马,...

  • 2016-03-08寡妇

    寡妇,作者:贾平凹。一入冬就邪法儿地冷。石块都裂了,酥如糟糕。人不敢在屋外尿,出尿成冰棍儿撑在地上。太白山的男人耐不过女人,冬天里就死去许多。孩子,睡吧睡吧,一睡...

专题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