论轰炸

论轰炸,作者:朱自清。敌机的轰炸是可怕的,也是可恨的;但是也未尝不是可喜的。轰炸使得每一个中国人,凭他在那个角落儿里,都认识了咱们的敌人;...

画诗

去年冬季大考的时候,我因为抱病,把《圣经》课遗漏了;第二天我好了,《圣经》课教授安女士,便叫我去补考。 那一天是阴天,虽然不下雪,空...

失掉的好地狱

失掉的好地狱 我梦见自己躺在床上,在荒寒的野外,地狱的旁边。一切鬼魂们的叫唤无不低微,然有秩序,与火焰的怒吼,油的沸腾,钢叉的震颤相...

答客问

答客问,作者:老舍。答客问有人问我:你为何不把战前战后所写的杂文——大概也有几十万字了吧——搜集起来,出一两本集子呢?答以(一)杂文...

机器的诗

机器的诗,作者:巴金。为了去看一个朋友,我做了一次新宁铁路上的旅客。我和三个朋友一路从会城到公益,我们在火车上大约坐了三个钟头。时间...

笑口常开

笑口常开,作者:贾平凹。著作得以出版,殷切切送某人一册,扉页上恭正题写:“赠xxx先生存正。”一月过罢,偶尔去废旧书报收购店见到此册...

《若馨》评

《若馨》评,作者:张爱玲。这是一个具有轻倩美丽的风格的一爱一情故事,也许,一般在小说中追求兴奋和刺激的读者们要感到失望,因为这里并没...

文化苦旅:这里真安静

文化苦旅:这里真安静,作者:余秋雨。我到过一个地方,神秘得像寓言,抽象得像梦境。败多长住新加坡的人都不知道有这么个地方,听我一说,惊...

我与地坛(六)

我与地坛(六),作者:史铁生。设若有一位园神,他一定早已注意到了,这么多年我在这园里坐着,有时候是轻松快乐的,有时候是沉郁苦闷的,有...

斜视

斜视,作者:毕淑敏。没考上大学,我上了一所自费的医科学校。开学不久,我就厌倦了。我是因为喜欢白色才学医的,但医学知识十分枯燥。拿了父...

山中避雨

山中避雨,作者:丰子恺。前天同了两女孩到西湖山中游玩,天忽下雨。我们仓皇奔走,看见前方有一小庙,庙门口有三家村,其中一家是开小茶店而...

吉祥鸟

吉祥鸟,作者:林清玄。到加拿大温哥华,走出温哥华机场,看到机场的停车场有许多乌鸦,甚至停在车顶上,见到人也不怕生,鸦鸦地叫,绕在人的...

三月里的幸福饼:第四章:十分的酸和一分的甜(1)

三月里的幸福饼:第四章:十分的酸和一分的甜(1),作者:张小娴。第四章:十分的酸和一分的甜(1) "爱情有十分的酸,一分的甜,没有那十分的酸...

马缨花(2)

马缨花(2),作者:季羡林。然而使我深深地怀念的却仍然是那些平凡的马缨花,我是多么想见到它们呀!最近几年来,北京的马缨花似乎多起来了。在...

小卫兵

小卫兵,作者:席慕容。幼年时的记忆总有些混乱,大概是因为太早入学的关系,记得是五岁以前,在南京。只因为姐姐上学了,我在家里没有玩伴,...

小学校的钟声

小学校的钟声,作者:汪曾祺。瓶花收拾起台布上细碎的影子。瓷瓶没有反光,温润而寂静,如一个人的品德。瓷瓶此刻比它抱着的水要略微凉些。窗...

仗美执言

仗美执言,作者:张晓风。我想,开始的时候,她自己也不知道后来会走得那样远。就像嫘祖,偶然走到树下,偶然看见闪闪发光的茧,听到微风拨划...